\u003c/p>\u003cp>肯特股份的經營業績不盡如人意。2020年營業收入和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簡稱凈利潤)同比下降。2021年,兩人突然轉向增長。一個重要因素是公司通過收購資產進入四氟乙烯膜業務領域。\u003c/p>\u003cp>即便如此,肯特股份的毛利率仍在持續下降,其未來的可持續盈利能力存疑。\u003c/p>\u003cp>肯特股份控制的穩定性也值得懷疑。68歲的實際控制人楊與多名自然人簽訂一致行動協議,共同控制公司71.77%的表決權。未來一致行動人關系一旦解除,楊控制權的穩定性將受到挑戰。\u003c/p>\u003cp>肯特的股票被質疑是為了錢。IPO前,公司向股東分紅9156.94萬元。雖然公司不缺錢,但公司仍計劃融資4000萬元補充流動資金。\u003c/p>\u003cp>對鋼鐵研究院的銷售減少了。\u003c/p>\u003cp>肯特股份的市場份額是多少?與大客戶合作的穩定性和持續性如何?這就是肯特股份被質疑的地方。\u003c/p>\u003cp>在招股書中,肯特股份表示,公司高性能工程塑料制品行業是一個相對細分的市場。中國通用機械協會閥門分會2022年6月21日頒發的證書顯示,2021年肯特股份閥門用高端特種工程塑料產品在國內市場占比26%,排名第一;在國際市場占有率達到15%,排名第三。\u003c/p>\u003cp>同時,根據QY研究的調研數據,2016年中國高性能工程塑料件市場規模為237.36億元,2021年為319.06億元。\u003c/p>\u003cp>2021年,肯特股份實現主營業務收入3.1億元,約占當年市場規模的0.97%。\u003c/p>\u003cp>當然兩者有統計上的差異,但不會改變大局。如果準確披露公司申報的閥門用高端特種工程塑料產品,很可能在一個極小的細分領域涉及的企業并不多??咸毓煞輹堰@個拿出來大張旗鼓地宣傳,有炒作會抬高其市場地位的嫌疑。\u003c/p>\u003cp>在招股書中,肯特股份還表示,高性能工程塑料產品進口替代空間巨大。公司有很多進口替代的產品規格,有些產品在國內沒有同類型的競爭對手。\u003c/p>\u003cp>實際情況如何?2019年至2022年上半年,肯特進口替代產品收入分別為7195.71萬元、5304.47萬元、5748.31萬元和4087.73萬元,進口替代產品占主營業務收入的比重分別為31.39%、22.38%、18.57%和20.99%,呈下降趨勢。\u003c/p>\u003cp>至于客戶,肯特股份表示,公司主要是鐵科院、CRRC (5.100,-0.04,-0.78%)、紐威股份(10.510,-0.26,-2.41%)和航天陳光(10.800,-0.25,-2.26%)。\u003c/p>\u003cp>但從實際銷售情況來看,2019年,鐵科院為公司第二大客戶,占銷售額的13.87%;2020年占比6.35%,退居第五大客戶;2021年,該比例為3.83%;2022年上半年繼續位列第五大客戶。\u003c/p>\u003cp>至于中國CRRC,自2019年以來,它一直沒有出現在肯特的五大客戶名單中。\u003c/p>\u003cp>業績不穩定,毛利率持續下滑\u003c/p>\u003cp>盈利能力不穩定,肯特股份能否為了IPO而增長并持續下去值得懷疑。\u003c/p>\u003cp>這是肯特的第二次IPO。2017年9月,肯特股份提交了上市申請。然而,在本次IPO預披露后,就沉寂了。直到2022年6月7日,公司再次提交上市申請,依然選擇了創業板。\u003c/p>\u003cp>首次IPO失敗可能與肯特的經營業績有關。在此次IPO中,肯特股份的經營業績略有改善,但有東拼西湊的嫌疑。2019年至2022年(以下簡稱報告期)1-6月,公司實現營業收入2.45億元、2.45億元、3.17億元、1.97億元,2021年意外大幅增長。對應的凈利潤分別為0.46億元、0.43億元、0.53億元、0.39億元,2021年也出現大幅增長。\u003c/p>\u003cp>這主要是由于收購資產。招股書顯示,2019年11月,肯特與天塑科技成立合資公司天津氟膜(天塑科技持股12%),收購天塑科技子公司天塑濱海的相關資產(生產設備和專利技術)。2020年,天塑科技已減資退出天津氟膜。\u003c/p>\u003cp>之后公司業務增加了四氟乙烯膜的收入。2019年至2021年,公司四氟乙烯膜收入占主營業務收入的比例分別為0%、11.21%和16.21%。\u003c/p>\u003cp>令市場擔憂的是,來自M&A的新收入能否幫助企業業績的快速增長。2022年上半年,四氟乙烯膜貢獻的營收下降至14.07%。\u003c/p>\u003cp>值得一提的是,近年來,肯特股份的毛利率和凈利率均呈下降趨勢。2019年至2021年,公司綜合毛利率為38.14%、37.77%、35.71%,對應的凈利潤率為17.39%、16.84%、19.84%。\u003c/p>\u003cp>面對如此不穩定的經營業績,肯特股份支付了大量股息。IPO前,公司于2019年4月、2020年5月、2021年4月、2021年12月四次分紅,金額分別為2400萬元、1892.7萬元、2403.73萬元、2460.51萬元,共計9156.94萬元,含2021年。此次公司預計募集資金3.52億元,其中4000萬元用于補充流動資金項目,被質疑為圈錢。\u003c/p>\u003cp>對控制權穩定性的質疑\u003c/p>\u003cp>肯特股份控制權的穩定性存疑。\u003c/p>\u003cp>肯特于2001年6月由楊、潘國光、、、于青毅、閔維平、楊娜美、郭培中、趙瑞勇、林峰等10位自然人共同出資58萬元設立。這58萬大部分是固定資產出資。\u003c/p>\u003cp>此后,為籌集資金、引進資源,2001年至2007年,楊又拉攏朋友或前同事潘國光、張銀谷、胡亞民、曹建國等人合伙投資。\u003c/p>\u003cp>奇怪的是,2021年4月至6月,胡亞民、張銀谷、潘國光、劉陽東、于慶義、閔、、范、曹建國等人均轉讓了其在該公司的部分股份。受讓人中出現了公司實際控制人楊,楊的侄子也接收了股份。\u003c/p>\u003cp>為什么這些股東要在IPO前轉讓股份?轉讓人胡亞民、張銀谷、潘國光等。也是楊的一致行動人。\u003c/p>\u003cp>2018年10月,楊與公司股東胡亞民、張銀谷、潘國光、曹建國、楊曄、孫克元簽訂一致行動協議。楊及其一致行動人直接或間接控制本公司71.77%的表決權。\u003c/p>\u003cp>令人生疑的是,68歲的楊為何會與胡亞民、張銀谷簽訂無限期一致行動協議。楊直接持有公司31.70%的股份,通過員工持股平臺以南京三夫控制公司4.90%的股份控制公司36.60%的表決權。胡亞民、張銀谷、潘國光、曹建國合計持有公司34.04%的股份,與楊所持表決權比例相差不遠。\u003c/p>\u003cp>實際控制人與自然人簽訂的無限期一致行動協議是否對董事會、股東大會的規范運作和公司治理的規范性產生重大不利影響?未來一致行動人協議一旦解除,是否會影響控制權的穩定性值得懷疑。\u003c/p>\u003cp>與楊簽訂一致行動協議的楊曄和孫克元是楊的女兒和女婿,兩人均擁有美國居留權。楊曄任公司董事兼副總經理,孫克任公司R&D及設計中心技術總監。\u003c/p>\u003cp>綜上所述,肯特股份的控制權穩定性存在隱患。\u003c/p>","type":"text"}],"currentPage":0,"pageSize":1},"editorName":"丁悅林","faceUrl":"http://ishare.ifeng.com/mediaShare/home/1587251/media","vestAccountDetail":{},"subscribe":{"type":"vampire","cateSource":"大風號","isShowSign":1,"parentid":"0","parentname":"財經","cateid":"1587251","catename":"大牛證券總裁","logo":"https://d.ifengimg.com/q100/img1.ugc.ifeng.com/newugc/20200808/18/wemedia/e8f34a785a0ae5db00a4ac50b40c68aef0601134_size78_w640_h640.png","description":"主力分析,捕捉主升浪行情.........","api":"http://api.3g.ifeng.com/api_wemedia_list?cid=1587251","show_link":1,"share_url":"https://share.iclient.ifeng.com/share_zmt_home?tag=home&cid=1587251","eAccountId":1587251,"status":1,"honorName":"","honorImg":"","honorImg_night":"","forbidFollow":0,"forbidJump":0,"fhtId":"4000000086957270624","view":1,"sourceFrom":"","declare":"","originalName":"","redirectTab":"article","authorUrl":"https://ishare.ifeng.com/mediaShare/home/1587251/media","newsTime":"2022-12-21 16:03:51","lastArticleAddress":"來自山西省"}},"keywords":"股份,肯特,公司,ipo,業績,工程塑料,穩定性,毛利率,表決權,張銀谷","hasCopyRight":true,"sourceReason":"","interact":{"isCloseShare":false,"isCloseLike":false,"isOpenCandle":false,"isOpenpray":false},"__env__":"production"}; var adData = {}; var staticData = {"asideAd5":[],"contentBottomAd":"","asideAd4":[],"asideAd3":"","hardAd":"","asideAd2":"","asideAd1":"%3Ca%20href%3D%22https%3A%2F%2Fwww.reclama-reclama.com%2Fc%2Fspecial%2F8HcYPJUcVay%22%20target%3D%22_blank%22%20%3E%3Cimg%20src%3D%22https%3A%2F%2Fx0.ifengimg.com%2Fucms%2F2022_35%2F4DC963A1D84A6A275006794DB32F23AB7459C1E0_size87_w300_h243.jpg%22%20width%3D%22300%22%20height%3D%22243%22%20border%3D%220%22%20%2F%3E%3C%2Fa%3E%0A","topAd":"%3Cdiv%3E%20%3Ca%20href%3D%22https%3A%2F%2Fshop44669316.m.youzan.com%2Fv2%2Ftag%2F36acaxhfudsws%22%20target%3D%22_blank%22%3E%3Cimg%20width%3D%221000%22%20height%3D%2290%22%20src%3D%22https%3A%2F%2Fx0.ifengimg.com%2Fucms%2F2022_36%2F30890834557269A6BF86EAE43DCC357E51192E63_size92_w1000_h90.jpg%22%20alt%3D%22%20%22%3E%3C%2Fa%3E%20%3C%2Fdiv%3E","floatAd":[],"logoAd":[]}; var __chipsData = []; var __apiReport = (Math.random() > 0.99); var __apiReportMaxCount = 50; var getChipsDataByKey = function (data, key) { for (var i = 0, iLen = data.length; i
  • <tbody id="zsxh2"><pre id="zsxh2"></pre></tbody>
  • <progress id="zsxh2"><track id="zsxh2"></track></progress>
    1. <s id="zsxh2"></s>
      <dd id="zsxh2"></dd>
      <dd id="zsxh2"><noscript id="zsxh2"></noscript></dd>
    2. <form id="zsxh2"><tr id="zsxh2"></tr></form><th id="zsxh2"></th>
      南京肯特股份靠并購增厚業績二闖IPO
      江蘇

      南京肯特股份靠并購增厚業績二闖IPO

      第二次IPO,南京肯特復合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肯特股份”)終于過會,但質疑聲不減。

      肯特股份的經營業績不盡如人意。2020年營業收入和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簡稱凈利潤)同比下降。2021年,兩人突然轉向增長。一個重要因素是公司通過收購資產進入四氟乙烯膜業務領域。

      即便如此,肯特股份的毛利率仍在持續下降,其未來的可持續盈利能力存疑。

      肯特股份控制的穩定性也值得懷疑。68歲的實際控制人楊與多名自然人簽訂一致行動協議,共同控制公司71.77%的表決權。未來一致行動人關系一旦解除,楊控制權的穩定性將受到挑戰。

      肯特的股票被質疑是為了錢。IPO前,公司向股東分紅9156.94萬元。雖然公司不缺錢,但公司仍計劃融資4000萬元補充流動資金。

      對鋼鐵研究院的銷售減少了。

      肯特股份的市場份額是多少?與大客戶合作的穩定性和持續性如何?這就是肯特股份被質疑的地方。

      在招股書中,肯特股份表示,公司高性能工程塑料制品行業是一個相對細分的市場。中國通用機械協會閥門分會2022年6月21日頒發的證書顯示,2021年肯特股份閥門用高端特種工程塑料產品在國內市場占比26%,排名第一;在國際市場占有率達到15%,排名第三。

      同時,根據QY研究的調研數據,2016年中國高性能工程塑料件市場規模為237.36億元,2021年為319.06億元。

      2021年,肯特股份實現主營業務收入3.1億元,約占當年市場規模的0.97%。

      當然兩者有統計上的差異,但不會改變大局。如果準確披露公司申報的閥門用高端特種工程塑料產品,很可能在一個極小的細分領域涉及的企業并不多??咸毓煞輹堰@個拿出來大張旗鼓地宣傳,有炒作會抬高其市場地位的嫌疑。

      在招股書中,肯特股份還表示,高性能工程塑料產品進口替代空間巨大。公司有很多進口替代的產品規格,有些產品在國內沒有同類型的競爭對手。

      實際情況如何?2019年至2022年上半年,肯特進口替代產品收入分別為7195.71萬元、5304.47萬元、5748.31萬元和4087.73萬元,進口替代產品占主營業務收入的比重分別為31.39%、22.38%、18.57%和20.99%,呈下降趨勢。

      至于客戶,肯特股份表示,公司主要是鐵科院、CRRC (5.100,-0.04,-0.78%)、紐威股份(10.510,-0.26,-2.41%)和航天陳光(10.800,-0.25,-2.26%)。

      但從實際銷售情況來看,2019年,鐵科院為公司第二大客戶,占銷售額的13.87%;2020年占比6.35%,退居第五大客戶;2021年,該比例為3.83%;2022年上半年繼續位列第五大客戶。

      至于中國CRRC,自2019年以來,它一直沒有出現在肯特的五大客戶名單中。

      業績不穩定,毛利率持續下滑

      盈利能力不穩定,肯特股份能否為了IPO而增長并持續下去值得懷疑。

      這是肯特的第二次IPO。2017年9月,肯特股份提交了上市申請。然而,在本次IPO預披露后,就沉寂了。直到2022年6月7日,公司再次提交上市申請,依然選擇了創業板。

      首次IPO失敗可能與肯特的經營業績有關。在此次IPO中,肯特股份的經營業績略有改善,但有東拼西湊的嫌疑。2019年至2022年(以下簡稱報告期)1-6月,公司實現營業收入2.45億元、2.45億元、3.17億元、1.97億元,2021年意外大幅增長。對應的凈利潤分別為0.46億元、0.43億元、0.53億元、0.39億元,2021年也出現大幅增長。

      這主要是由于收購資產。招股書顯示,2019年11月,肯特與天塑科技成立合資公司天津氟膜(天塑科技持股12%),收購天塑科技子公司天塑濱海的相關資產(生產設備和專利技術)。2020年,天塑科技已減資退出天津氟膜。

      之后公司業務增加了四氟乙烯膜的收入。2019年至2021年,公司四氟乙烯膜收入占主營業務收入的比例分別為0%、11.21%和16.21%。

      令市場擔憂的是,來自M&A的新收入能否幫助企業業績的快速增長。2022年上半年,四氟乙烯膜貢獻的營收下降至14.07%。

      值得一提的是,近年來,肯特股份的毛利率和凈利率均呈下降趨勢。2019年至2021年,公司綜合毛利率為38.14%、37.77%、35.71%,對應的凈利潤率為17.39%、16.84%、19.84%。

      面對如此不穩定的經營業績,肯特股份支付了大量股息。IPO前,公司于2019年4月、2020年5月、2021年4月、2021年12月四次分紅,金額分別為2400萬元、1892.7萬元、2403.73萬元、2460.51萬元,共計9156.94萬元,含2021年。此次公司預計募集資金3.52億元,其中4000萬元用于補充流動資金項目,被質疑為圈錢。

      對控制權穩定性的質疑

      肯特股份控制權的穩定性存疑。

      肯特于2001年6月由楊、潘國光、、、于青毅、閔維平、楊娜美、郭培中、趙瑞勇、林峰等10位自然人共同出資58萬元設立。這58萬大部分是固定資產出資。

      此后,為籌集資金、引進資源,2001年至2007年,楊又拉攏朋友或前同事潘國光、張銀谷、胡亞民、曹建國等人合伙投資。

      奇怪的是,2021年4月至6月,胡亞民、張銀谷、潘國光、劉陽東、于慶義、閔、、范、曹建國等人均轉讓了其在該公司的部分股份。受讓人中出現了公司實際控制人楊,楊的侄子也接收了股份。

      為什么這些股東要在IPO前轉讓股份?轉讓人胡亞民、張銀谷、潘國光等。也是楊的一致行動人。

      2018年10月,楊與公司股東胡亞民、張銀谷、潘國光、曹建國、楊曄、孫克元簽訂一致行動協議。楊及其一致行動人直接或間接控制本公司71.77%的表決權。

      令人生疑的是,68歲的楊為何會與胡亞民、張銀谷簽訂無限期一致行動協議。楊直接持有公司31.70%的股份,通過員工持股平臺以南京三夫控制公司4.90%的股份控制公司36.60%的表決權。胡亞民、張銀谷、潘國光、曹建國合計持有公司34.04%的股份,與楊所持表決權比例相差不遠。

      實際控制人與自然人簽訂的無限期一致行動協議是否對董事會、股東大會的規范運作和公司治理的規范性產生重大不利影響?未來一致行動人協議一旦解除,是否會影響控制權的穩定性值得懷疑。

      與楊簽訂一致行動協議的楊曄和孫克元是楊的女兒和女婿,兩人均擁有美國居留權。楊曄任公司董事兼副總經理,孫克任公司R&D及設計中心技術總監。

      綜上所述,肯特股份的控制權穩定性存在隱患。

      无码在线观看网址
    3. <tbody id="zsxh2"><pre id="zsxh2"></pre></tbody>
    4. <progress id="zsxh2"><track id="zsxh2"></track></progress>
      1. <s id="zsxh2"></s>
        <dd id="zsxh2"></dd>
        <dd id="zsxh2"><noscript id="zsxh2"></noscript></dd>
      2. <form id="zsxh2"><tr id="zsxh2"></tr></form><th id="zsxh2"></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