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6fazr"><strike id="6fazr"></strike></track>

      摸清碳排放家底還有哪些“注意事項”?

      文章來源:中國能源報朱妍2021-09-15 12:40

      國家發改委近日發布消息稱,為統籌做好碳排放統計核算工作,加快建立統一規范的碳排放統計核算體系,碳達峰碳中和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成立碳排放統計核算工作組,負責組織協調全國及各地區、各行業碳排放統計核算等工作。該工作組由國家發改委資源節約和環境保護司、國家統計局能源統計司主要負責同志共同擔任組長,成員單位包括科技部、工信部、國家能源局等部門,以及中國煤炭工業協會、中國石油和化學工業聯合會、中國電力企業聯合會等行業協會,共計24家單位。
       
      “摸清排放家底”被視為降碳行動的基礎,沒有準確數據,就難以實現“真減排”。多位業內人士在采訪中均表示,由多個權威部門和機構聯合參與,足見摸清碳排放數據的重要性。而要做好“心中有數”,目前仍有多項工作亟待完善。
       
      統計核算是基礎性、機制性工作
       
      記者了解到,我國已初步建立碳排放核算方法,以監測、報告及核查為主的碳排放量化與數據質量保證體系(下稱“MRV體系”)不斷完善。準確的碳排放數據,需建立在權威而規范的統計核算基礎之上。
       
      “各地方、各行業、各主體推動實現碳達峰、碳中和目標并落實行動計劃,首要要對各自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做到心中有數。否則,碳減排工作就有可能是‘情況不明決心大、心中無數點子多’,運動式減碳和行動遲緩的兩極化傾向都難以避免。”國家氣候變化專家委員會委員王志軒直言,碳排放的統計核算是基礎性、機制性工作。
       
      王志軒表示,一個地區或一家企業想知道自己的總排放量,既要計算生產端的直接排放,還需考慮輸入的電能或其他加工過的原料中有多少碳輸入。“根據中電聯分析,2020年,我國生產一度電的平均二氧化碳排放大致在570克左右。這意味著,地區與地區間、企業與企業間的碳流動關系十分復雜。實際上,要想核算清楚一個主體的碳排放,要考慮的問題比以上情況更加復雜。因此,碳的數據不僅僅是個‘統計’問題,而且是‘核算”問題。”
       
      此外,碳市場的穩定運行也離不開數據基礎。“市場要進行交易,最基本的基礎是要確保碳排放數據的真實準確,這也是全國碳市場建設工作的重中之重。”生態環境部副部長趙英民表示,除了連續多年開展各相關行業碳排放數據核算、報告與核查工作,生態環境部還組織專門的督導幫扶,監督指導省級主管部門加大核查力度,組織開展核查抽查,通過對地方督促檢查和對企業現場抽查,進一步加強數據管理、提升數據質量。
       
      1%的統計偏差就可能造成百萬元出入
       
      “排放數據不能只靠簡單記錄,計算器算一算、填個表完事”“有人認為按照技術指南完成統計就行,實際遠遠不夠”“電廠不是提交排放數據即可,后續還有修正、分析等諸多事項”……多位業內人士坦言,統計核算工作遠比想象復雜得多。
       
      王志軒表示,由于我國產業結構調整升級、技術更迭迅速,與碳排放相關的參數不斷變化,目前仍存在能源消費水平數據及部分化石能源碳排放因子選擇不合理、不同機構的碳排放核算結果偏差大且缺乏年度連續性等現實問題。
       
      碳排放權交易湖北省協同創新中心博士黃錦鵬也稱,我國雖已建立了一整套MRV機制,但在實際操作中,各排放主體往往表現不一。尤其是不少企業仍停留在被動接受核查階段,“監測”和“報告”環節卻被忽略。“MRV是一項系統工作,排放單位先要摸清家底,再據此制定監測計劃、寫明排放報告,這樣才能掌握減排空間在哪里、減排潛力有多大。但目前,對監測計劃怎么做、排放報告怎么填等重視程度不足,影響著統計核算效果。”
       
      對于不少行業而言,統計核算還面臨許多客觀難題。龍源(北京碳資產管理技術有限公司董事長魏子杰舉例,化工行業的碳排放源識別難度大,且產品多樣,其中不少為混合物,給不同產品的含碳量統計增加了難度。即便是同一類產品,不同企業使用不同生產工藝路線,排放強度也有差異,稍有不慎極易發生漏算、誤算。“越是這樣的行業,對監測設備、數據校驗要求就越高,但長期以來,大多數企業碳排放計量設施不完備、方法不專業,直接影響了數據質量。多一道工序、少一個環節,出現1%的統計偏差,就可能造成百萬元的交易成本出入。”
       
      避免運動式、任務式統計核查
       
      有了專門的工作組,如何落實統計核算工作?“充分發揮我國制度優勢,在原有的碳排放核算和能耗統計體系基礎上,加快建立以二氧化碳排放為統領的統計核算制度體系和標準體系,并結合實際情況逐步拓展到其他溫室氣體。”王志軒建議。
       
      王志軒進一步提出,各部門要形成合力,做到碳排放統計核算科學有效、簡明適用,又不過多增加排放主體負擔。在具體方法學上,要完善各種經濟活動的碳排放水平或能耗與碳排放之間的關聯性研究,進一步增強統計數據的時效性、準確性,盡快明確直接和間接碳排放的統計核算方法。“比如在電力領域,建議逐步建立火電廠連續在線監測方法的技術標準體系,并規范應用實施,研發相關產品設備,減少人為誤差,以確保數據質量。建議調查發電用燃煤碳元素含量,根據我國煤種特點,通過廣泛抽樣調查,統計歸納提出更加科學合理、更有代表性的單位熱值含碳量等排放因子數據。”
       
      魏子杰稱,排放數據的獲取、甄別、報送及審核等工作環環相扣,涉及指標類型多、管理部門多、專業性較強。“過去很長一段時間,統計核查多為應急性工作,大多數企業一年一報送、一年一核查,花幾天時間匆匆了事,甚至可能存在人員專業性不足、歸口部門不明等情況,即便發現問題也難以追溯。建議完善工作和技術標準,嚴格數據質量控制,開展月度監測和報送,形成數據審核檢查的常態化,發現問題及時修正,確保排放數據真實、合理、可靠。”
       
      “排放數據管理不僅包括現場采集、報告填寫等內容,更要形成一套完整的MRV閉環。為避免運動式、任務式核查統計,需做到全流程、各環節規范管理,建立事前事中事后監管制度,統計核查有標準、數據可追溯。一年中不限時間進行核查,不同核查機構和人員前來核查,結果均不存在大的出入,數據質量才算是過關。”黃錦鵬稱。

      省區市分站:(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各省會城市碳交易所,碳市場,碳平臺)

      華北【北京、天津、河北石家莊保定、山西太原、內蒙】東北【黑龍江哈爾濱、吉林長春、遼寧沈陽】 華中【湖北武漢、湖南長沙、河南鄭州】
      華東【上海、山東濟南、江蘇南京、安徽合肥、江西南昌、浙江溫州、福建廈門】 華南【廣東廣州深圳、廣西南寧、海南??凇?/span>【香港,澳門,臺灣】
      西北【陜西西安、甘肅蘭州、寧夏銀川、新疆烏魯木齊、青海西寧】西南【重慶、四川成都、貴州貴陽、云南昆明、西藏拉薩】
      關于我們|商務洽談|廣告服務|免責聲明 |隱私權政策 |版權聲明 |聯系我們|網站地圖
      批準單位:中華人民共和國工業信息部 國家工商管理總局  指導單位:環境保護部 國家能源局 各地環境能源交易所
      電話:13001194286
      Copyright@2014 tanpaifang.com 碳排放交易網 All Rights Reserved
      國家工信部備案/許可證編號京ICP備16041442號-7
      中國碳交易QQ群: 6群碳交易—中國碳市場  5群中國碳排放交易網
      在线看A片

          <track id="6fazr"><strike id="6fazr"></strike></track>